首页 热点 时尚 直播 热图 科技 快消 小镇 专题 联盟

“90后”“00后”成电信网络诈骗主要受害群体

时间:2021-10-22来源 : 解放日报作者 : 邬林桦 金涛

咪乐|直播|平台|官方下载 “金砖国家技能发展与技术创新大赛”是在外交部、教育部、工业和信息化部指导下,由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主办的国际性技能大赛,是中国作为2017年金砖国家轮值主席国的重要活动之一。

上海市公安局近期披露,本市接报的电信网络诈骗既遂案件中,1990年以后出生的受害人数量占全部受害人数量的比重超过六成。这与一般的大众认知相悖,大多数人认为中老年人更易受骗。事实上,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90后”“00后”等年轻一代,日渐成为诈骗团伙的主要目标。

记者从上海警方获悉,近两年,本市30岁以下的电信网络诈骗受害人数量显著升高,个案损失也在增加。与此同时,针对年轻人的诈骗手段也更多,兼职刷单、网购退货、虚假网络贷款、游戏充值等,都是年轻人容易上当的诈骗圈套。

在校大学生被洗脑

“那一刻完全陷进去了”

“我从来没有申请过网贷。”丁辉一开始是警惕的,但他听到对方说有借贷记录可以提升信誉度,就产生了兴趣

今年3月25日,上海某高校大三学生丁辉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来电。对方声称是一家网贷平台客服,收到丁辉的贷款申请,征信系统里查询到他信用良好,可以向他提供无抵押、无利息信用贷款。根据对方的说法,良好的借贷记录可以提升用户信誉度,对以后向银行申请房贷等都有助益,但需要核验申请人的还款能力。

“我从来没有申请过网贷。”丁辉一开始是警惕的,但他听到对方说“有借贷记录可以提升信誉度”,就产生了兴趣。为了搞清借贷规则,他再三追问对方“是否需要上传身份证”“是否会收取其他费用”等。在对方反复承诺下,丁辉半信半疑转接了“审核员”的电话。“审核员”准确报出丁辉的姓名、手机号,甚至是身份证号码。“审核员”告知他,网贷平台是“经中国人民银行认证、授权”的,征信系统是相通的。

当时已是晚上8时多,为了进一步打消丁辉的顾虑,“审核员”提出可以即时审核他的贷款资质。“他说,因为我的信用记录良好,可享受VIP用户待遇。”与“审核员”通话的同时,丁辉收到一条带链接的短信。“审核员”在电话里要求丁辉点击链接,下载网贷平台的内测版软件。所谓“验证”,是让丁辉在平台上绑定一张银行卡,然后用手机银行将1000元转到指定的“公司账户”。“审核员”说转账金额会立刻返还,丁辉也确实收到银行的资金变动提示。他开始相信这是正规的“还款能力”验证程序。

完成银行卡验证后,对方开始探听他的支付宝余额,并让他把余额里的2000元转到指定银行卡,进行更全面验证,说“这个验证可以提升贷款额度”。按照“审核员”指令,丁辉打开支付宝,再次重复之前的操作。这次收款账号跟之前一样,实际是个人账号。但这一次的验证资金没有立即退还。对方表示,平台跟银行的后台往来系统正在升级,资金往来通道暂时切断,保证在当晚24时前退还验证金。

两人的通话还在继续,丁辉按照对方提出的“为保证通话质量,不能开免提”的要求,一边接电话,一边操作转账。“当时整个人都处在慌乱中。”丁辉后来说。紧接着,“审核员”探听起丁辉的微信零钱余额,并让他把微信零钱提出来转到银行卡,他才有所怀疑。丁辉的微信钱包里有1万多元,是为参加语言培训准备的报名费。他感觉数额太大,提出分笔验证,每次验证2000元。验证过程中丁辉手机信号并不好,连线突然中断。再次接通时,“审核员”严肃地说,验证过程不能中断,一旦3分钟内联系不上丁辉,系统会判定他存在虚假认证可能,就会冻结所有资产。为防止电话再次中断,丁辉一次性验证了1万元。然而,这笔钱也没有返还。丁辉慌了,立即询问“审核员”原因。对方随即给出查询结果,称丁辉未如实告知信用额度,信用评价存疑,要先将钱冻结。

根据“审核员”的指示,丁辉又登录所谓征信网站,输入名字、身份证号等信息后,显示他确实被冻结1万元。在“审核员”继续要求他把支付宝“借呗”的2.4万元额度提取出来进行验证时,丁辉迟疑了,提出第二天再验证。“审核员”表示,如果现在中断验证,系统会自动认定丁辉是恶意验证人,不仅征信会有污点,且之前冻结的钱在当晚24时前无法追回。为了保护自己的征信记录,丁辉又一次选择相信对方。然而,“审核员”坚称,他们看见的信息与丁辉自述的不一致,要求他下载其他借贷软件,以确认没有其他信用账户。

丁辉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在室友提醒下,立即报警。警方查询发现,丁辉转账的银行账号其实来自西部某省一名年轻人,经核实,这个年轻人的银行卡被人用几百元钱收走用于诈骗。回想自己在骗子引导下一次又一次转账的举动,丁辉觉得像是“在帮骗子给自己洗脑”,那一刻完全陷进去了。

未成年人帮人刷单

“骗子看中家长的钱包”

很多未成年人受害者的家长没有履行好监护责任,对孩子使用手机不加管束,对支付账户密码的保管也不到位

丁辉遭遇的其实是一种成熟且常见的电信网络诈骗类型。近年来,在其他各类刑事案件数量逐年下降的同时,电信网络诈骗的案发率却一路升高。从受骗人员年龄分布看,“90后”已成为诈骗分子的重点诈骗对象。在上海,“90后”受骗人数远超其他年龄段人数,算上“00后”“10后”,31岁以下的电信网络诈骗受骗人员占比达62.7%。公开资料显示,去年全国范围内的电信网络诈骗受骗用户中,“00后”群体数量超过“60后”,占4.3%,进一步反映出诈骗分子正逐步把目标向熟悉互联网但风险防范意识较差的年轻学生群体转移。

这与一般公众的认知相悖,大多数人认为中老年人更容易上当受骗。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九支队接警处置大队大队长吴强说,这跟电信网络诈骗的发展趋势及“90后”生活习惯密切相关。据上海警方此前披露的数据,近两年犯罪分子的作案手法已呈现从电话、短信向网络端发展的趋势,网络诈骗案件占比超过85%。“之前针对中老年人的诈骗主要是利用电话、短信实施。这两年,利用网络实施诈骗的情况越来越多,受害群体也呈现年轻化趋势。”吴强还表示,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90后”“00后”群体,接触网络时间长、深度深,但由于缺少社会经验,对各类网络信息的甄别能力较弱,更容易掉入专业诈骗团伙设置的圈套。

从诈骗类型来看,发生在上海的“90后”“00后”等群体遭遇的电信网络诈骗既遂案件中,兼职刷单类占24.7%、网购类占23.2%、冒充客服类占13.2%、“杀猪盘”类占12.1%、虚假贷款类占10.3%、冒充微信或QQ好友类占4.7%、其他如投资理财类占11.8%。这些诈骗手法并不新奇,却足以让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甚至未成年人“入套”。今年5月15日,家住静安大宁地区的12岁少年陈子涵,就因“兼职刷单”被骗1.46万元。

据静安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侦查队队长孙荪介绍,陈子涵在“快手”上看到一则“帮他人刷销量,就能获得报酬”的广告信息,就添加了对方留下的QQ号。“跟常见的刷单诈骗套路一样,骗子让他先充值加入刷单群,然后从便宜的货品开始,给他返还购物金并给予报酬,以此为诱饵。到后来,要求他购买的物品金额越来越高,骗子就不返还购物金了。”孙荪告诉记者,陈子涵被骗的资金,全来自他母亲的支付宝账户。“一开始是孩子说要买几十元钱的东西,家长把支付密码告诉孩子了。家长开始也没注意余额变化,到晚上才发现账户少了1万多元,这才得知孩子被骗。”

类似情况并不罕见,越来越多诈骗团伙已盯上未成年人。“骗子设计这些针对年轻群体的圈套,看中的其实是家长的钱包。”孙荪说,他接触过很多未成年受害者,部分原因是家长没有履行好监护责任,“家长对孩子使用手机不加管束,对支付账户密码保管不到位,给了骗子可趁之机”。

对于大学生群体来说,受骗最多的是兼职刷单类诈骗。在民警看来,很多大学生因缺乏足够的社会经验,容易被这类骗局迷惑。“犯罪分子正是瞄准初入社会、没有稳定经济来源的年轻人想赚钱的心理,诱惑他们步步落入刷单陷阱。实际上,刷单本身就是违法的。”

(文中丁辉、陈子涵为化名)

(记者邬林桦  制图:金涛)

(责任编辑:沈晔)
返回首页 返回栏目首页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公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展会 无线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union@china.org.cn 电话:86-10-88825631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Back to Top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