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 | 秋风与丝巾的对话
2021-10-27 11:10:32

图 | 视觉中国

◇张君燕

连晴不知夏去,一雨方觉秋深。早晚走在街上,总感觉有凉意借着秋风伺机而来,摸着空荡荡的脖间,突然意识到:该请丝巾上场了。

丝巾与秋天是绝配。但真正让丝巾散发出无限魅力的,是秋风。傍晚,街上落满了梧桐叶,昏黄的路灯,匆忙行走的路人,莫名地有一丝凄惶、呆板的意味。一阵风起,梧桐叶随风翻滚,红色的丝巾在女人们的脖颈间飘荡——整个画面瞬间变得灵动,一下子充满了希望与美好。好风凭借力,丝巾当空舞,时而热烈、时而缠绵,仿佛高谈阔论,又如窃窃私语。秋风与丝巾的对话,自带某种文艺气质,大胆、炽热,又有几分羞涩与温柔。

在古希腊传说中,维纳斯女神身上经常戴着一条“上面绣得奇奇怪怪的带子”,她用这种神奇的法宝能把一个聪明的男人变成傻子。后来,天后赫拉便向维纳斯借取这条“用以降伏人类和诸神全部能力”的带子以迷惑宙斯。在文艺复兴时期《田野里的维纳斯》的画作中,清楚地描绘了维纳斯身上那条透明轻盈的“带子”,也就是丝巾,它充分展现了维纳斯的爱与美。

的确,丝巾赋予了女性太多无法言传的韵味。在唐代仕女图中,长长的披帛是必不可少的装饰,霓裳羽衣,仙气飘飘。披帛是我们独有的丝巾。在南北朝时期,已经出现了身披披帛的女性。到了唐朝,披帛变得更加华丽、也更加盛行。“坐时衣带萦纤草,行即裙裾扫落梅”,披帛飘逸、逶迤,花花草草也可以一亲芳泽。女子身披披帛,站立时披帛自然下垂如潭水静谧,走动时飘逸舒展如风拂杨柳,生动活泼、婀娜多姿。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丝巾在国外空前盛行。奥黛丽·赫本曾经说:“当我戴上丝巾的时候,我从没那样明确地感受到我是一个女人,美丽的女人。”在电影《罗马假日》中,奥黛丽·赫本脖子间系上的一条俏皮丝巾,让原本简约的装束增添了惟妙的一笔,成就了经典一幕。伊丽莎白·泰勒甚至毫不掩饰地说:“没有丝巾的女人没有未来。”现在看来,虽然带着一丝“营销”的意味,但那个时代女性对丝巾的热爱可见一斑。

如今,这种对丝巾的热爱被中国“大妈”们展示得淋漓尽致,却也一度被人们所诟病,认为大妈们破坏了丝巾的美。我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大妈们对丝巾的热爱,其实正是对生活的热爱。当她们舞动起丝巾,在秋风的助力下,营造出飘逸又轻盈的唯美意境时,何尝不是一种优雅与美丽呢?

丝巾虽小,但配上女人对美的感悟,便能产生近乎神奇般的效果。它可以出现在女人的身上、头上、脖颈间、腰间、手腕上,当然也可以在包上变幻出各种美丽的光景,发挥了女人对美的无穷无尽的想象。它早已变成一种文化,承载着女人时尚的历史。

秋风渐起的日子,用一条飘逸的丝巾来展现独属于女人的优雅情怀吧。

(原创专栏,请勿转载)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

百度